Tag

詩歌

那裡痛?

在聲樂上,男聲分為男高音、男中音和男低音三個音域,而我能唱的音域就正是男中音。男中音(baritone)通常兼備有男高音和男低音的音質,既亮堂、柔潤,又莊重、沉著。 曾聽過一位失明的台灣福音詩歌組合《喜樂四重唱》的成員這樣分享。他說

拉闊敬拜 Crossover

於灣仔伊利沙伯體育館為「ACM 拉闊敬拜 Crossover」音樂會作詩班員的事奉經已結束了好幾天,但那份喜樂、感動和振奮,至今仍然充滿我心。三千多人同唱讚美 神的詩歌,我們舉起雙手隨著節拍圍繞著場館揮動,是整齊而浩瀚的。這在我眼前成為了一幅極美的圖畫,是遍滿禾場成熟金黃的莊稼,被靈風所吹拂左右的晃動,是在等待收割的莊稼,像在呼喚工人去收割一樣。

父子親密關係

自小與父親的關係都不親密,雖然我愛他和尊敬他,我也知他關心和擔心我,尤其是弟妹都有兒有女,而我仍是單身。可能我原始的性格就是我父親的性格,都是沉默一族,兩人之間就像有一道淺河似的,要刻意涉水才能到彼岸溝通。雖然近年父親因再婚的關係,性格也開放了,多了說話和表達,我亦改變不少,但我知道仍未足夠修補幾十年來彼此建立了的疏離關係。相信要加倍努力才能把我倆的距離拉近,將信 …

青年向上歌

「青年向上歌」是我初中時的校歌,雖然那三年裡每個開課前的早會,全校同學都會在老師的帶領下唱這首校歌,但到了今天我只能背誦第一段歌詞,記性差了點。歌詞簡單直接的,就是教導我們如何去做「人」。默默地,裡面的教導對我的影響尤深 近日與姊妹談教導孩子,大家都有所共鳴。就是要引導孩子,讓他懂得思考,而不是只會

© 2020 Ramma 夢工房 — Powered by WordPress

Theme by Anders NorenUp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