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經有一段日子沒有外遊,太太也開始嚷著最近的工作比較辛苦,要出去玩玩,輕鬆一下了。碰巧我這季度的聖經學院課程只在初段時間,進度較輕鬆,而且剛好台北正有個陶瓷展覽,我和 Katherine 也有興趣去觀賞,所以我們更有了外遊的地點和目的。

正值不是旺季,預訂機票和酒店均沒有困難。只是這次行程中需要多次座台鐵到不同的地點,我們又對買票方面不太熟悉而有點擔心,因為我對上一次乘台鐵經已是差不多十年前的事。不竟,上次別人帶路,而今次是由我來做太太的嚮導,不過我對台灣的鐵路系統滿有信心的,應該不會難為我這個旅客。

這段時間,香港的天氣是潮濕的春季氣候,台北也應該是差不多。看過天氣預告,最近台北的天氣都是常天陰有雨,氣溫十來度,果然沒差,帶備與在香港所穿的衣服應該便可以應付。但這個決定原來也太樂觀了,原來台北的氣溫要比香港清涼很多。

在 2月15日的早上 10:10 時我們向台北出發了。飛在台北的上空,飛機下面雖然因為舖蓋了厚厚的雲層而沒法看到地上的景物,但我們都被天上猛烈的陽照射著,除了使人感溫暖,也讓人期待抵達台北後的旅程。但穿越厚雲之後,我們那興奮的心情便冷卻下來了,天很陰,灰灰暗暗的,幸好沒有下兩。

▲厚厚的雲層上是陽光普照的藍天

我們的酒店在台北的書店街附近,屬精品酒店一類,距台北車站只5至10分鐘的腳程,設施還蠻新的,雖然在市區,但很清靜,因為房間是沒有窗戶的(苦笑)。到達酒店,仍未到取房間的時間,我們把行李寄存好,便急不及待往外跑,找吃的地方。這天,我們就在書店街一帶 (重慶南路二段)、西門町和誠品敦南店渡過。

▲在「阿桂的店」吃拉麵

▲遊人如鰂的西門町

▲彷彿沒有到過誠品書店打書釘便沒有到過台北

第二天,就是我們今次行程的目標所在,前去鶯歌的陶瓷博物館看陶瓷展覽──青韻流動,這是關於東亞青瓷的誕生與發展的大型展覽。睡個飽,吃過早餐後,我們便往台北車站,預備乘車往鶯歌,但我們沒有好好估量天氣與衣物的配合,總結就是沒有帶足夠的衣物。來到鶯歌,氣溫明顯比台北清涼,風也比較大,吹風欠了便是冷。為了讓 Katherine 不會著涼,我把防風外套給她穿上,這樣她才剛剛夠溫和,而我則以一件輕薄的羽絨外套保暖,但明顯是地因為沒有防風功能而令保溫效果降。這樣在戶內看陶瓷展還可,不過在外面我便感到很冷。在晚上,我們來到欣葉南西店吃台菜,這餐晚飯還算不錯。本來晚飯後打算帶太太到某個夜市去看看熱鬧,但我感到很累便取消了,要回酒店休息。

▲鶯歌車站

▲在鶯歌陶瓷博物館的「青韻流動」青瓷展覽

▲鶯歌陶瓷博物館的戶外展品也很豐富

這一夜很辛苦,體溫很高,是燙手的,且身體不斷冒汗,Katherine 要不斷為我抺汗、換衣服和敷額的冷毛巾,因此我倆都沒有好好的睡過。早上起來,我身體的熱已明顯減退了,沒有惡化,神應允了 Katherine 的禱告,保守了我,實在感恩。我們吃過早餐後,要再睡一會才開始第三天的旅程。因為不竟精神真的不太好,不過希望完成原定的計劃,所以還是先養好一點精神,免得身體支持不住。

這天我們的行程是往十分、平溪和菁桐,三個地方都在台北鐵路的平溪線上,這條鐵路的特色是所行駛的是小火車。但天氣比前兩天要壞,因為出門時已開始下雨,雖然下的不是很大,不過足以令人掃興。我們先來到瑞芳車站等候轉乘平溪線,碰巧這裡有個名為「瑞芳‧攝影家的流水席」的攝影展在坑道內舉行,讓我們可以溜溜時間,也可以透過照片了解一下當地人的生活,蠻有意思的。

▲平溪線一日週遊卷

▲瑞芳車站坑道內的攝影展

這天雖然是週五,但遊人還不少。來到十分,仍下著小雨,我們在車站內坐了下來,吃在瑞芳站所買的一個礦工便當,但我們只能吃到一半,因為飯已冷了一半,而且我倆不竟沒礦工們那麼吃很苦(汗)。這裡遊人都在玩放天燈,但這不是我們此行的目的。走了約二十多分鐘,我們先看到一個小瀑布,但曾聽過有人說這個只是小的,還有個更大的在前頭,所以還是繼續走。在沿路上聽到很大的水流衝擊的聲音 (其實我不懂得甚麼形容瀑布的聲音),並看到眼前出現瀑布的邊陲和冒出的一陣陣水氣。瀑布在望,但這個瀑布原來已成為收費的景點,若要一窺全貌,只得付鈔。可惜由於天雨路滑,我們不敢貿然下去到瀑布的下方觀賞她的磅礡,只停留片刻,便回車站轉往平溪。

▲十分火車站與小火車

▲品嚐礦工便當

不過時候不早,將近五時了,只好放棄到平溪,反正我們都沒看過「那些年」這套電影,沒有「非到不可」束縛,我們還是對菁桐比較有興趣。菁桐車站是平溪線的最後一站,保留了日治時代的風格。於1929年通車後,車站一直以來都保留原始風貌,不少鐵道迷慕名前來體驗一下這地道又古樸的木製火車站。一下車,第一個捉緊我目光的是那舖蓋在車站屋頂上厚厚的青苔,這是歷史的見證。可惜日落了,天色頓時昏暗,我們唯然還有很多地方想走,但在微黃的街燈下,加上遊人稀少,我們不敢走太遠,便只好在車站附近的小店舖內參觀過夠,等候下一班火車離開。

▲日治時代保留到現在的菁桐車站

▲車站大堂很古樸的感覺

▲菁桐老街的小店外掛滿許願竹簡

此刻的菁桐火車站很寧靜,小火車上似乎就只有我和 Katherine,在開車前也來了幾個小學生,他們說說玩玩的,很開心。在年青的女車長驗過票後,小火車離開菁桐站,意味著我們的平溪線旅程要結束了。沿路上重返平溪、十分等車站,小小的車廂不經不覺已擠滿了盡興而返的遊人。在瑞芳站轉乘區間車回台北,到台北車站時已經是八時多了,通過捷運站和地下街,我們在台大醫院站附近找到一間「銀座拉麵」來祭五臟廟。因我又開始感到不適,所以吃飽以後便回酒店。沿著熱鬧的大街回酒店,這裡滿是各式各樣的補習社,有為入大學的,也有為投考公務員的。

▲微黃燈光下的菁桐車站

這一夜,從香港帶來的藥已經吃光,只好買台灣地道的藥吃,但藥效如何我不大清楚,只知道自己是夜再次發燒和身體不繼冒汗,只是沒昨晚般嚴重,而且可以入睡,老婆也可鬆一口氣。

感恩,又熬過了一夜。這天是最後一天在台北,沒有下雨。行程很簡單,就是去參觀台北故宮博物館,Katherine 很有興趣要看「小白菜」。乘捷運到士林站,再轉公車便可以來到故宮,蠻輕鬆的。但入場的人實在太多,九成是來自中國內地的旅行團,逼得每個展覽館都水洩不通。尤其是祖國同胞們硬是會擠在你前頭看展品,使你掃興,好幾次看到有溫文的日本遊客被擠得沒好氣。人擠是一個原因,最要緊的是 Katherine 對那著名的「翠玉白菜」很失望,因為她期望過高了。所以看不到一半展品,我們便打退堂鼓,直走進故宮的餐廳裡去吃茶,稍稍休息。

▲故宮博物館前的牌坊

▲還是吃茶比較輕鬆

回到酒店取回寄存的行李,我們便坐國光客運往桃園機場。不知是我們早下了車,還是車子不會到二號客運大樓,我們要在一號樓兜了很多圈子才能來到二號大樓,幸好我們早到了不少,否則一定急得要哭。飛機在20:50順利地從桃園國際機場起飛,我們也告別台北了。這次因為我病倒了,以致整個旅程有點失色,但不致太失望,因為我們享受兩個人的相處多於景點和完成計劃。我也在這次旅程中,從 Katherine 對我無微不致的照顧中,更深地體驗到她對我的愛。

▲回到桃園機場要告別台北了

▲吉蒂貓候機室

在機程中,我感到體溫不斷在上升,人也很疲倦。取行李的時候我感到自己可能熬不住,便告知 Katherine 我很不妥當,要趕去看急症了。於是便急忙趕往法國醫院看夜診,護士為我探熱,原來是103度,怪不得我動力全失啦!醫生先是懷疑我患上肺炎,建議我入院,但我們還是要求先照張肺片看看才作決定。感恩,從肺片看來只是氣管炎,在打過退燒針和取過藥物後便可以回家,的確我只想退燒和好好的睡一覺。

▲熬了三天終於要看醫生了

此行所有照片已收錄在我的[私房相簿]裡。

後記:
1. 這次氣管炎,差不多花了四至五個星期才能復元,期間咳嗽得很利害;
2. 現在港澳居民在互聯網上申請入台證可即時批核,拿著列印好的文件便可以赴台,很方便;
3. 若有用 iPhone 等智能電話,必定要在台北機場買台灣大哥大的「吃到飽」3G 電話咭來用,因為可以無限 3G 上網,分3日及5日咭,我們買了5日咭也不過是550台幣,可以隨時玩「非死不可」,很爽!
4. 因為天氣不好,加上 iPhone 4S 實在太方便,且拍攝畫質佷好,還可以拍全景和影片,所以我雖然有帶著單反到處去,但就只拍過十來張。
 

 

推薦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