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個主日之後,擠進滿是弟兄姊妹的升降機中,我身旁是個被他年輕母親抱著的兩歲小男孩,一臉溫文的。自升降機關門上升開始,小男孩便以他的孩提語音在唱起歌來。我微笑地望著他,但他沒有被我打擾,仍舊輕柔的在唱著。起始的首句,我沒法聽得出他在唱甚麼,我知道我需要調較一下自己,我用心的細聽,終於聽到了,是「榮耀頌」。他在唱「榮耀頌」。

「讚美聖父慈愛至深,基督捨己來救罪人,每刻施恩聖靈導引,三一神極配大頌揚…」我愉快的聽他以單純的聲音在唱著,直到他唱完「阿門」。我心裡實在感動得不得了,深信在天上的父神,定比我更歡喜,定必悅納這個小男孩的歌聲。因為小孩有著單純的心思,未沾染世俗,正如主所說,我們若要進入天國,就要變回小孩子的樣式。(太一八3)就是要我們遠離世俗,只存單一而純淨的心思去仰望 神。

孩子的歌聲很輕柔,像在我耳邊唱的一樣。但作為母親的可能還是覺得不好意思,怕會滋擾他人,所以待孩子一唱完便對他說「夠了,夠了」。在讚頌 神的角度看,當然不應限止孩子的歌聲,但我仍然欣賞這位母親,因為她沒有打斷他的歌聲,讓他完整的唱畢整首詩歌。並且,也欣賞她對孩子的教導,讓他懂得歌唱,讓他親近 神。

「榮耀頌」是我教會主日崇拜程序中的詩歌,放在崇拜結束之前,用以表達我們對聖父、聖子和聖靈的讚美,頌揚三位一體真神給予我們的一切恩典和供應。歌詞以「阿門」來結束,以表達我們歌詞中對 上帝的感恩與讚美都是發自內心的真誠。

崇拜中有個很負面的現像,對會眾及事奉人員都做成滋擾,也不尊重,就是早退。好些人在牧者剛講完道後就趕著離座退出會堂,沒有完成整個崇拜,或許他們從來未有唱過「榮耀頌」,甚至輕看散會前被牧者祝福。教會崇拜不是個人行為,是信徒對 神的集體事奉。我們不能為 神付出多五分鐘嗎?我們不能持守對 神的敬拜到最後一刻嗎?崇拜不是宗教活動,不要為出席而出席。我們參與崇拜不是只為唱詩,不是只為奉獻,不是只為聽道,不是只為代禱,而是一個完整的過程,是合一地集體去經歷 神的同在。問題不是「你喜歡怎樣去敬拜 神?」而是「 神要我們如何去敬拜祂?」

「普天下當向耶和華歡呼。你們當樂意事奉耶和華.當來向他歌唱。你們當曉得耶和華是 神.我們是他造的、也是屬他的.我們是他的民、也是他草場的羊….」(詩一○○)我們要抓緊敬拜的對像是那創天造地,創造我們的 上帝,我們要歸榮耀與祂。「 神是個靈.所以拜他的、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他。」(約四24)敬拜的背後應該帶著對 上帝的感恩、讚美、與榮耀,乃是應該出於一顆敬虔謙卑的心,並發自於內心的最深處。這才是 上帝所喜悅的。我們都要醒察:「當讓 上帝得到祂當得的榮耀!」

推薦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