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已經發生一個多星期,耳濡目染的就是衝突,學生、政客、記者、市民、警察、雨傘、摧淚彈、警棍、相機、手機、堵塞道路的鐵馬和汽車,還有黑邦、拳頭和打鬥,有點無法無天之感,令人每日都精神繃緊,無論你持那方意見,支持或反對,或有否參與,總之無人能幸免於不受影響和談論。更令人不安的是,Facebook 上滿是各式各樣的文章、圖片和片段的「真相」,互相指控和攻擊,甚至欺凌,無所不用其極。因此,為了能冷靜思考和看清事件,能為事件各方面向神禱告,我和太太從佔中衝突開始不久,便離開了 Facebook,不想受那些混亂、偏激或偏頗的消息影響,但心裡仍然充滿憂傷和悲痛。

首先,我是一個基督徒,也曾經是一個警察,所以面對這次佔中的亂局,在我裡面有著一份複雜的情緒,但我不會盲目地認為警隊在處理佔中事件的行動上沒有任何錯誤。不過我想說的不是他們錯與對的問題,而是請大家不要肆意批評,甚至以污穢的言語侮辱這個群體,抺殺他們對香港整體治安和穩定的貢獻。而且他們都是有血有肉的人,有知識、有情感、有意志、有家庭和兒女,跟你和我都是一樣的個體,都是按神的形象和樣式而被造的。所以你要知道,你所攻擊的不是一個冷冰冰的機構,而是一群人,甚至是一個家庭,他們都是主所愛的,正如主愛你和我一樣。而且,不要把他們的忍耐和怨氣推到極限,若發生不可收拾的情況,這對整體社會都沒有好處。何況這樣不能顯得你更有義,反而更為不義。或許你沒有想過,在他們當中有你的主內弟兄姊妹,有你教會的會友、團契的團友、小組的組員或他們的家人,那種肆意的批判是多麼的傷人,像被家人用刀刺透一樣,其實這刀也刺到主的心裡。這種群起對警隊的攻擊,我從來沒有遇見過,讓我心寒,又想到末後我們會受大逼迫的日子,可能比這更甚。大家為何要將這種逼迫實踐在別人身上呢?

關於佔中,我同意這是一個背後有崇高理想的行動,但理想歸理想,行動卻有問題,至少這不是唯一表達的方式,也不能代表全部香港人,但卻影響著不少市民,引發怨氣。而且牽動及參與佔中人仕的動機並不單純,各有取向,甚至有所圖謀,因此事情並不能在短期內和輕易的解決。有點扭曲的是,佔中竟成為神聖不可侵犯的話題,任何反對或中肯的聲音都被視為五毛黨,被群起攻之,充耳不聞,實在走向極端。這種極端使人際關係破裂,悲哀的是教會肢體也四分五裂。這對建立教會、牧養信徒和教會合一有何建設性呢?

從個人基督信仰角度來說,即使我認同佔中的理念,我都不會參與在其中,因為我相信自由和民主等社會保障是從順服神而來的賜福,而不是以人的手段而得的戰利品;而且我的神是位從過去、現在並將來都在掌管歷史和政權的神,並無別的權柄和主義能高過衪。在衪裡面,我願意卑微,不偏執於滿足自己的意念,寧願被虧欠,也不虧欠人,總要造就人。過去警隊生涯給我的,是一份紀律部隊特有的,對權柄的順服和忠於使命的情操,這也是信徒必須有的,是神對我們的要求。

剛過去的主日,我又如十多年前一樣,在敬拜時在詩歌中向神豪淘大哭,但過去是因為個人的罪孽,今天是為我們社會的危機和神家內的分爭,求主憐憫我們,赦免我們,幫助我們。


以上是按感動寫給主內弟兄姊妹的感言,請你按個人領受在聖靈裡禱告。但我知識貧乏,靈命膚淺,不作辯論。
 

 

推薦閱讀